• 选择理由
    • *
    • 您的姓名
    • *
    • 您的手机
    • *
    • 验 证 码
    •   
    • 确认提交
    •  
  • 当前位置:福安房产网福安楼市资讯
  • 发布楼市资讯
  • 地产二代接班潮:一代“不放权”,二代焦虑多
    日期:2019-06-04  发布:网站管理员  浏览:243  举报:投诉举报

    地产二代接班潮:一代“不放权”,二代焦虑多

    2019-06-03 08:39:00 来源:90度地产

    各行各业,时代更迭的速度远超你的想象。

    地产二代接班潮:一代“不放权

      各行各业,时代更迭的速度远超你的想象。

      炎炎夏日,青岛黄岛区滨海大道,一个个由三五年轻人组成的小团队,每晚出没海边,拿出一只长长的鱼竿,伏岸静立良久“海钓”,每人身旁放着一只装鱼的小桶。放眼望去,钓鱼的都是年轻人,钓鱼在这里也不再是人们固有印象中的“老年运动”了。

      其实,时代更迭的不只是“钓鱼人”,还包括负责这片区域建设的掌舵者。因为,这里的标签化作品,青岛东方影都,背后掌门人正是今年刚升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的孙喆一,融创董事长孙宏斌之子。

      不可否认,随着地产一代逐渐老去,二代们纷纷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家族企业的新一代继承人,孙喆一、王思聪、杨惠妍、李家诚、李泽钜、施俊嵘、张量……这个名单将越来越长!

      一代“不放心”,二代的挑战

      “地产主业,我自己就能干到70岁了,到那个时候,公司的主营方向肯定不是地产了。所以,我不准备让儿子接班地产业务,而是让他去做新业务。”这是某房企老总对儿子接班问题的基本思路。

      纵观整个行业,父子兵的战略打法也基本是“一代做地产,二代做新业务”。

      因此,我们看到,在接班的把控上,虽然一代已授权下一代管理公司,但仅限于新业务,目前的地产主营业务,仍不放权。

      即便是二代接班新业务,老父亲也不会完全放心交接。而是前期亲自带着二代梳理好各种复杂的问题以及确定大方向战略后,才放心交给二代运营,并且配备专业人才辅佐其右。

      据媒体报道,融创并购的两处核心文化资产—青岛东方影视产业园以及乐融致新,各种复杂产权关系的梳理,都由孙宏斌亲自抓,儿子陪同在侧观摩学习,待道路铺平后,方才把后续经营权交给儿子。

      而为最大化助力孙喆一,孙宏斌还将在影视行业经验颇丰的乐创文娱CEO张昭与孙喆一放在一起搭班管理。据闻,孙宏斌已于近日退出乐融致新董事会,取而代之的是孙喆一成为乐融致新董事会新成员。

      不过,二代接班后,也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高枕无忧,坐享其成一代的财富。按照事情发展逻辑,二代更大的焦虑和挑战往往在接班后,比如,是否能尽快做出成绩,将公司带到一个新高度;能否得到公司管理层的认同;被称作“接班见面礼”的孙河地块,后续如何经营出成果,也是二代的一大挑战。

      某企业二代接班人就向90度表示,虽然老一辈经常对新事物抱有怀疑态度,年青一辈倾向相信新事物将成为以后的主流,但不管一代管理者还是二代,都同样重视财务账目,毕竟盈利和健康的财政状况是商业企业必须拥有的目标。

      此外,二代大都年纪尚轻,经验和阅历尚不足,而由于角色变化,在经营成果还不能完全用具体指标去衡量或结果不尽如人意时,对自身价值判断往往出现偏颇,加之自尊心和责任心的驱使,心态上也会产生强烈的焦虑感。

      刚被委任中原集团副主席的施俊嵘告诉90度,他从事销售员时开的第一张单是职业生涯中的一个关键点,当中的喜悦和成就感非一般工作可以体会到,这也是他喜欢上这个行业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但现在有时候特别抓狂的是不容易看到自己的成果,因为管理者一般很少自己操刀实际的事情,只是指导方向和提供建议。就算事情真的做到预期的结果,也很难去判断自己的价值。

      而相关数据更是彰显了接班成功的艰难程度,比如,第一代传承给二代的成功率是30%;上市家族企业接班后平均利润率为2.5%,接班前是9.9%。正因此,像一些港企为了家族财富得以更好传承,主要采取家族基金的方式进行管理。有数据显示,在香港的200多家上市家族公司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企业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控股。

      二代的新舞台

      从上述图表可以看出,这些二代们在某些方面高度相似。首先,年龄大都在30、40多岁,普遍都有留学背景,是货真价实的“海龟派”。这与其父辈所处的“温饱不能保障,学不上起,被逼走上创业道路”的年代背景大不相同。其次,这些二代负责的方向很多与科技、文娱等当今时代潮流相关。

      当然,他们之间也有不同,主要是接班总体方向的差异。第一类,摒弃老爸的地产老路子,主攻新业务,如王思聪、孙喆一、张量、许智健。

      这从这一类的二代抬头中便可知晓,比如,北京普思投资董事长王思聪,黑洞投资创始人张量,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喆一,他们更多涉猎的是互联网、文化娱乐、金融、游戏等时代潮流领域。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王思聪。王思聪对父亲的“活法”并不大认同,“我觉得每天做同一件事好可怕,特别可怕,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的活法就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趁年轻先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第二类,在老爸打下的“江山”基础上,期待结出带有自己鲜明特色的果实,比如,许世坛、施俊嵘、王晓松。这一类二代的心路历程,90度与施俊嵘也有过交流。

      施俊嵘说,“中介行业以及整个商业社会受到互联网的冲击,世界正在快速的变化中,我认为我需要带领公司去适应新的环境,增加从业员的收入,同时提升客户的服务体验。”

      像施俊嵘一样,二代们倡导的科技为先,与其背景不无关系。比如,资料显示,施俊嵘毕业于英国伦敦政治和经济大学,经济学本科,IT 硕士。在进入中原集团后,他曾参与打造多个对内对外的系统平台,并于2017年在香港组建中原数据科技公司,通过数据化、科技化,带领公司信息科技创新与转型。

      而其父亲施永青也认为,中原之前发展比较顺利,所以在线上方面并未做一些推动,现在的确需要补补这方面的课了。

      财富传承新路径

      这两年,二代接班颇有集中爆发的意味,孙喆一、李家诚、李泽钜、施俊嵘、王晓松等都是在近一年走上的“接班”之路。而从大的环境看,这恰好与房企们的转型动作节点相契合。

      如今,除了念念不忘的地产主业外,房企们对外呼喊的另一个故事就是转型的新业务。一代们的思路是,当房地产成色渐渐不足时,新业务代表的则是二十多年后公司新的经济增长点。

      那为何此时转型,又为何此时接班?

      这一现象与时代背景密不可分。这是一个更多变、更细腻的时代,一个竞争更激烈、需要更高技术含量的时代。这时候启动转型才有充足时间和试错时间,再过几年再转型就来不及了。时代机会也总是留给最先披荆斩棘的那波儿人。综合权衡之下,生在互联网时代、且更懂年轻人的二代,自然成为最合适人选。

      值得关注的是,多位二代主攻的新方向也恰恰是创造新创富的路径。根据《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在上榜的科技富豪中,美国和中国占了66%。在新的创富途径方面,在线零售发展线下实体店、无现金时代、共享经济、机器人、探索宇宙、无人驾驶、超级高铁、推特盈利、区块链/加密货币成为崛起的新兴行业。

      2018年大中华区TOP10中,首富不再是一直蝉联的房地产行业,而变成了互联网行业。47岁的马化腾以2950亿元财富正式成为全球华人首富。这得益于,腾讯频繁参与零售行业,永辉超市、超级物种、家乐福和万达商业都是其战略投资对象。

      到了《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科技行业仍是最主要财富来源,其次是房地产、投资、制造业和零售业。前五大行业的人数占据了榜单的一半。

      胡润表示,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中国的创新比很多人预期的要多,这可以从中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拥有更多的新面孔这一事实中得到证明。中国企业家的优势在于内需旺盛和活跃的投资人。中国拥有世界20%的人口,却拥有世界27%的十亿美金富豪。

      由此,一个大胆预测是,未来的榜单中,或许我们将看到更多主攻科技等方向的二代身影。


    | 法律申明 | 免费注册 | 会员中心 | 取回密码 | 贵宾套餐 | 金币充值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客服手机:13123256111 客服QQ:876142999 客服微信:13123256111 QQ群号:118227049
    福安房产网 CopyRight 2006 - 2019 YiMao NetWork Co.Ltd 浙ICP备18050007号
  • //房产网站 //统计代码